羅日巴應供

出自Kagyu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羅日巴應供


祖師五十事
All.jpeg
帝洛巴本事
帝洛巴榨麻出油
瑪爾巴本事
瑪爾巴初見心性
瑪爾巴初返西藏
瑪爾巴再赴印度
那洛巴授權瑪爾巴
瑪爾巴再離上師
瑪爾巴野餐高歌
瑪爾巴論梅記巴
瑪爾巴憶初會那洛巴
瑪爾巴讚二上師
瑪爾巴夢梅記巴
密勒日巴本事
密勒日巴求返家
密勒日巴告別
密勒日巴返家
密勒日巴再會拼音老師
密勒日巴遭姑母毒打
密勒日巴夢耕田
密勒日巴贈田產
密勒日巴自勉
密勒日巴喜食青稞
密勒日巴安慰妹妹
密勒日巴脫下衣服
密勒日巴訣別妹妹
密勒日巴遇見獵人
密勒日巴談修行綱要
密勒日巴再見上師
密勒日巴遇見魔鬼
密勒日巴與小白塔
密勒日巴尋賢徒
密勒日巴答女徒
密勒日巴談放下
日月二師本事
惹瓊巴會尼泊爾王
岡波巴初會密勒日巴
岡波巴喜聞心性
岡波巴問夢
岡波巴告別密勒日巴
岡波巴問中陰
岡波巴遙祭上師
岡波巴斷生死流
開枝散葉本事
直貢巴祈請祖師
羅日巴渡湖遇險
羅日巴應供
博多瓦訪卡熱小禪師
桑登巴列拜見上師
桑登巴列的四種誓言
桑登巴列渡河
尼木瓦唱山歌
果倉巴的覺受
向仁波切的勝利
康巴三人本事
康巴三人本事
其他

卡片故事與啟發

羅日巴用六種譬喻,向施主們揭示無常的意旨。

生命中充滿了許多變化與不值依賴的人事物,唯一值得信任的,是我們自己的努力與點點滴滴的累積。所以,託付與他人、外在、環境與現況,只會讓我們更加不安。

詩歌與背景故事

尊者觀察該地的狀況:天湖的湖水清澈如藍琉璃,日月的升落好似從湖中升落一般,該地如同珠穆山神—金剛普聞女的宮殿。湖心的島平坦如手掌,島中心有像珍寶堆積而起、左右如兩翼的山峰。 其南翼有龍殿石窟、壇城石窟共兩座乾淨、清涼、令人舒適且能輕易培養定力的石窟。該地遠離了紛擾與雜亂,是個能讓體受如新月般增長的所在。 尊者看到該地的功德後,心感歡喜地將半袋的麥粉留到明年,另半袋作為當年的口糧。

他盡力製作了常置的糰食與供物:供物的大小如地鼠的耳朵、護法糰食小如羊糞,百分糰食更是小如鼠糞一般,用一點點麥粉混水,作為水食子的基底。 據尊者自己說,當年是他生命中最快樂的一年。

每到要修持廿五日供[1]時,尊者都將同一塊白糖稍微沾到一個小供杯的水裡面,再修持廣版的《勝樂輪成就供養法》,這讓他感到很滿足。 當時,念青唐古拉山神[2]都會化成身穿少年服飾的咒師,珠穆金剛普聞女[3]則會化成一個奶奶,和湖神、地神等許多精靈,一同圍繞著朝禮尊者。他們時而聽法、時而聽歌。 由於天人與魔眾們都非常喜歡聽歌,他們有時候會一起去拜託尊者:「禪師!你唱個歌吧!要不然說點法!」尊者也因而為他們說了很多的法、唱了許多歌。

某天,尊者看到岸邊的漁夫們將捕到的魚放在架子上曬,他就唱了《大悲心起之歌》。 一年過去後,湖岸的山居者們聊到:「去年有一個竹巴噶舉派的師父,空手無糧地上了色摩多島,他死了嗎?」這兩人就一起前去看看,結果聽到尊者在關房裡高唱祈請文的聲音。 他們說:「這人瘋了吧!」就進關房打探,當他們看到尊者一年來只吃了半袋的麥粉,身體卻非常健康有力、體受明顯增長後,他們都感到非常罕見而生起信心,並向尊者請求:「請回來湖岸吧!」尊者回答:「我還有半袋麥粉,所以就不走了。」

就這樣又過了一年。 尊者在該地整整兩年後,湖面又結冰了,當時尊者打算前往霞摩多島[4],地神就化成一隻一鉗朝天、一鉗朝地的蠍子擋住尊者的路。 尊者唱了《九決定不思議之歌》回應她後,她就變成一位二十歲的少女,並向尊者頂禮:「我發自內心地沒有想阻礙您,只是不希望您離開罷了!看來我是無法延後您的離去了,您到霞摩多島[4]後,我仍會盡量服侍您的。」之後就消失了。

尊者到達霞摩多島[4]後,他的父母某日前去拜見眾生怙主─藏地大布衣師,大師派他的親近弟子─根敦達爾帶領兩老來到北方。 當時湖面結冰,使兩老能順利地在霞摩多島[4]見到尊者,他們都開心地抱住尊者大哭;尊者花了幾天的時間向他們說法、唱了許多歌與展現神通,令他們滿心歡喜地返回蕃地。 尊者吩咐根敦達爾在靠近東方的一個石窟中修持並照顧他,他又說:「我要將關門封起來修持。」並密集投入黑關之中。 應根敦達爾的請求,尊者只稍微吃了餘供頂端的一點食物,其他的部分直到放到乾掉為止都沒有食用。 持續修持七年後,他們的糌粑粉都吃完了,湖面卻沒有結冰。

根敦達爾向尊者請示該怎麼辦,尊者拿出一些乾掉的糌粑團說:「你把這個泡水之後分一些給我,其他你喝掉吧。」侍者照著做後,尊者心想:「湖面還是沒結冰吧!」並將自己喝的那份穀糊剩下的殘渣曬乾留著。 當侍者來稟告尊者穀糊都喝完的時候,尊者叫他再把這些乾穀拿去泡水:「分一些給我,其他你喝掉吧。」這些都吃完之後,湖面仍然沒有結冰。 尊者命令侍者將隨身的小皮囊撕裂、揉成小球,結果這個小球只有拇指一般大,尊者以其作為供品並進行觀想、接著就感知到當地的地神將一副鹿屍漂到岸上,便告訴侍者:「根敦達爾!河邊出現了一個神蹟啊!」

侍者跑去河邊,看到了這副鹿屍就把它拖了回來,尊者也只吃了一點點,就這樣度過了第八年。 之後,侍者稟告尊者:「鹿肉吃完了。」尊者說:「把我跟你的鞋子跟禪修帶,還有裝穀粉的皮帶都煮來吃吧。」說完之後尊者大吐了一場。 侍者內心感到無比的痛苦,他盡力地將這些皮質物煮好後供養尊者。 等到這些都吃完後,侍者心想:「我應該自殺來供養給上師。」

他向尊者稟報:「上師!河邊有一副人的大體,我們可以煮來吃嗎?」尊者應允後,侍者將自己腰帶的一端掛在一根枯木上、一端綁在自己的脖子上,準備上吊。 當時,尊者知道了他的打算,快速地跑來湖邊把他抱下來、拉著他往回走:「孩子!不要動這樣的惡念!我是為了修行佛法而受苦,所以就算死亡也絕不悔恨。」並唱了《四無悔之歌》。 當晚,尊者夢到眾生怙主─藏地大布衣師在湖邊搭了個白帳篷,圍繞了許多非人的眷屬。

清晨時分,尊者聽到天空中出現搖鼓的聲音,他心想:「這是什麼?」抬頭就親眼看到了五部智慧空行母,她們對他說:「弟弟!你一直都很艱苦地修持,現在請走在冰面上,回去蕃地吧!」之後,就化為彩虹消失了。 尊者叫醒侍者:「根敦達爾!起床!依照我的夢境來看,湖面可能結冰了,你快去看看。」 根敦達爾心想:「尊者是想回去蕃地嗎?我們已經在湖心九年了,在冬天最寒冷的月份時,湖面都沒有結冰,現在正值盛夏怎麼可能結冰呢?算了,上師既然這麼說、我就去看看吧!」 他跑到湖邊,就看到湖面結起了高達一箭、厚達一肘的冰,上面積了像山一樣高的雪,雪地上有一道母狐狸的腳印。 他一邊狂喜、一邊對尊者產生無邊的虔信,衝回去告訴尊者:「湖面結冰了!我們可以走了!」尊者叫他把經本跟隨身物品放在網子裡以便帶走。

尊者吩咐根敦達爾走在前方開路,他心想:「尊者有跟來嗎?」便轉過頭去看尊者,空行母們立刻把冰原收起來、讓尊者的下半身都濕透了。 尊者告訴他:「你剛剛不要轉過來就好了!此地地神有視毒[5],因此你將會變得短壽;如果要我祝福你、你讓你長壽,你來世就見不到我了。你想要長壽,還是要在來世與我相會?」 根敦達爾回答:「此輩子有什麼意義?我希望以後還能再見到尊者。」 根敦達爾這輩子因而變得很短命,下輩子轉世為陶師之子、再會上師。

當師徒二人接近岸邊時,有一組牧人三兄弟看到這個景象,極為訝異,就在湖邊向他頂禮,並各自供養了糌粑糰和一把蒜頭:「您師徒二人修行有成了啊!在現在這種盛夏時分還能當湖而行,請為我們說法!」尊者因此向它們唱了《過去淨土之歌》。 三兄弟說:「這座山上有我們的部落,請上山來!我們隨後趕著羊群們上來。」

師徒上山後,看到一個堡壘林立的部落,尊者停步在離部落有一段距離的山谷,侍者問:「我們不去部落裡嗎?」尊者回答:「餓的話先吃這些糌粑糰跟蒜頭就好,專心禪修!」 侍者說:「您不過去的話,我去可以嗎?」尊者答:「那你不要說我們來自霞摩多島[4]。」 侍者接近部落時,出現了一些帶著看門狗群的年輕人,他們問:「你從哪裡來的?」侍者嚇到不由自主地說:「我來自霞摩多島[4]。」他們說:「湖面冰融這麼多年了,你八成是強盜頭子吧!」把他痛打了一頓。

侍者跑回尊者身邊,尊者問他:「你乞食成功了嗎?」侍者回答:「不但沒要到食物,還被痛打了一頓!不管了,我要在這裡專心修行。」尊者說:「那你好好修行吧!」 太陽即將下山時,三兄弟上到部落來,在向自己的父母報告了之後,將師徒恭敬地請回部落,並請求侍者的寬宥:「我們不知道您是尊者的侍者,請原諒我們。」

師徒二人待了七、八天之後,檀越們再次請法:「您上次給我們的教導非常直接,但我們這些牧民還是聽不太懂,請再用歌唱的方式教導我們吧!」

尊者因而唱了這首《心生無常步入修行六喻之歌》:

5.3.1「帶有種種功能的這分心,它恰如充滿雪山之薄霧;雖然不知薄霧何時會散、但它必然會散,所以,請專心修行吧!

5.3.2四大構成的這個幻身,恰如樹根已朽壞的大樹;雖然不知此樹何時傾倒、但它必然會倒,所以,請專心修行吧!

5.3.3父母精明賺得的這塊土地,恰如魔術師變出的魔術;雖然不知魔術何時會消失、但它必然會消失,所以,請專心修行吧!

5.3.4依慳吝所聚的這些財富,恰如蜜蜂所採集的蜂蜜;雖然不知誰會喝掉它、但它必然會被飲盡,所以,請專心修行吧!

5.3.5悅意的親友們恰如聚會市場的客人,雖然不知客人何時會離開、但他們必然會離開,所以,請專心修行吧!

5.3.6我們自己的子姪有如百歲老人,對我們絕對毫無利益可言,所以,請專心修行吧!」

尊者唱了這首歌後,施主們生起了強大的信心,他們詢問尊者將要住持何處,尊者說自己只想專心修持。 後來,尊者在北方中央山上修持時,一位名叫『白妙』的女檀越和這組牧民三兄弟等一些弟子們都來追隨尊者,他們都剃髮、得名、出家,被直指了心性。 特別是,他們在實踐了正法大手印空性見─無垢明光禪修後,都經驗了「穿透性」的體受。更在專注修持此體受後,成為了根本的智慧穩定成就、遊歷山林的男女行者。

專有名詞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