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爾巴初返西藏

出自Kagyu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瑪爾巴初返西藏
祖師五十事
All.jpeg
帝洛巴本事
帝洛巴榨麻出油
瑪爾巴本事
瑪爾巴初見心性
瑪爾巴初返西藏
瑪爾巴再赴印度
那洛巴授權瑪爾巴
瑪爾巴再離上師
瑪爾巴野餐高歌
瑪爾巴論梅記巴
瑪爾巴憶初會那洛巴
瑪爾巴讚二上師
瑪爾巴夢梅記巴
密勒日巴本事
密勒日巴求返家
密勒日巴告別
密勒日巴返家
密勒日巴再會拼音老師
密勒日巴遭姑母毒打
密勒日巴夢耕田
密勒日巴贈田產
密勒日巴自勉
密勒日巴喜食青稞
密勒日巴安慰妹妹
密勒日巴脫下衣服
密勒日巴訣別妹妹
密勒日巴遇見獵人
密勒日巴談修行綱要
密勒日巴再見上師
密勒日巴遇見魔鬼
密勒日巴與小白塔
密勒日巴尋賢徒
密勒日巴答女徒
密勒日巴談放下
日月二師本事
惹瓊巴會尼泊爾王
岡波巴初會密勒日巴
岡波巴喜聞心性
岡波巴問夢
岡波巴告別密勒日巴
岡波巴問中陰
岡波巴遙祭上師
岡波巴斷生死流
開枝散葉本事
直貢巴祈請祖師
羅日巴渡湖遇險
羅日巴應供
博多瓦訪卡熱小禪師
桑登巴列拜見上師
桑登巴列的四種誓言
桑登巴列渡河
尼木瓦唱山歌
果倉巴的覺受
向仁波切的勝利
康巴三人本事
康巴三人本事
其他

卡片故事與啟發

瑪爾巴回家的路上,夢到自己飛到印度南方親見自己師公的師公—製箭師薩惹哈薩惹哈給他的啟示,讓他毫無疑惑與猶豫。 一般人的體驗起起伏伏,偶爾感到自信與篤定、偶爾又沮喪失落;事實上,如果意識到這一切都如夢境一般,只是「暫時」的存在,就能超越它們。

我們都不想「追高殺低」,但卻容易受到生命一點點的起伏,將本來的寧靜跟安樂破壞殆盡,似乎來到世界末日一般。現今,你所陷在的困境,就如同一個夢境。我們會因為好夢而開心、因為惡夢而恐懼,這非常正常;要做的事情不是不為好夢感到開心、也不是不為惡夢感到恐懼。

唯一要做的,是告訴自己:這不過是場夢。

詩歌與背景故事

瑪爾巴返回蕃地的途中,經過尼蕃交界一座名為黑口的大稅關,他被迫在當地停留幾天。 最後一天的夜晚,瑪爾巴夢到空行母們將自己抬在轎上,前往南方的吉祥山拜見大婆羅門─薩惹哈。他加持了瑪爾巴的身體、言語和意識,傳授了佛法之精華—大手印的象徵與實義,令後者的身上產生無漏大樂、心中浮現無謬的體悟,在夢中感到無限歡喜。醒來後,瑪爾巴仍然記得夢中得到的開示。他懷著歡喜的心情繼續前進,並在芒地象堡停留而說法了兩個月。當時,後藏吉浦地區的珞迦領主已經過世,其寺院由長子繼承,繼任者聽到瑪爾巴正在傳法的消息後,派人迎請他前往吉隆,他答應一定會前往。


約期到來的時候,迎請使者便從佩姑湖將他接到吉浦,殷勤供養款待,並舉辦為期一個月的講經法會,在該月的初十又舉辦了喜宴。繼任住持在宴會上請求瑪爾巴:「上師!我們父子曾經熱情接待過您,今天又再次款待了您!所以,懇請您在這場宴會上,唱一支未曾宣唱、文義雙美的歌!」瑪爾巴回答:「不久以前的春天,我從尼泊爾中部出發,走了一尖的時間後就來到了尼、蕃交界的黑口稅關,我在那裡住了幾天。某天夜裡,我夢見一位氣質不凡、身穿婆羅門裝束的女子,來對我說:『請隨我前往南方吉祥山。』便將我帶到那裡。我夢到自己在那裡見到了大婆羅門,他親自為我開示了『不作意』的精華實義,內容如下。」


他接著以《大鵬展翅曲》唱出了這首濃縮心要的金剛之歌:

2.2.1「今天是吉祥的初十,在此宴會上的各位都是守誓的君子。

2.2.2珞迦領主!你希望我唱一首不曾唱過的歌!

2.2.3我長途跋涉、疲憊不堪,就算唱歌,歌聲跟歌詞都難以動人。

2.2.4但你是我的摯友,我必不應讓你失望。

2.2.5因此,我現在要說一個不曾說過的故事,請各位聽好:

2.2.6我接下來要說的,就是大婆羅門薩惹哈的學說!

2.2.7不久前的暮春三月時分,我走到了尼泊爾與蕃地的國境,那裡有個稅關,是邊民遊蕩之處。

2.2.8稅吏非常蠻橫,將我這個蕃人扣留了幾天。

2.2.9某夜,我夢到兩個美麗並高貴的仙女,婀娜走到我面前說:

2.2.10『兄長!您應該去南方的吉祥山。』

2.2.11我在夢中回答:『我沒去過那裡。』

2.2.12她們回答:『您不用擔心,我們會送您過去。』並將我扶上一乘布轎。


2.2.13我們如飛在空中的傘般,傾刻間便到了南方吉祥山。

2.2.14我夢見吉祥山有棵清涼的菩提樹,樹下有張由屍體構成的寶座。

2.2.15座上坐著威嚴、身著骨飾的大婆羅門薩惹哈,他身邊有兩個妃子。

2.2.16他笑著問我:『你路上平安嗎?』

2.2.17見到他,我狂喜地流淚、汗毛直豎;我轉繞他七圈,接著禮拜他並用頭碰觸他的腳,希望他攝受我。

2.2.18大婆羅門給予我身、語、意三個層次的加持:

2.2.19他摸了我的頭頂給予身加持,我立刻感到不動搖、無漏大樂,這個感受像喝醉的大象一般。

2.2.20他發出獅吼,宣說無文字的真理給予我語加持,使我體驗到如啞巴作夢般難以詮釋的體悟。

2.2.21他加持我的心,讓我體會到無來無去的真理—法身,這個過程如躺在墓地的屍體般不可思議。

2.2.22接著,他身旁的一個寶瓶唱出大樂清淨之歌,歌詞描述著無雲虛空的本體以象徵真理:

2.2.23『頂禮本來一體的空性與大悲!

2.2.24未曾間斷的本心與本來清淨的真理,二者就如虛空結合虛空般無異。

2.2.25但是,我們的意識此刻受到肉體的束縛。


2.2.26實際上,後天的禪修無法為自心本體作任何增補,

2.2.27也因為一切都是心的顯像,所以無須刻意或針對性地禪修。

2.2.28心的本質毫無可憶念之處,只需安於毫不刻意的境界即可。

2.2.29一旦親見上說的真相,就能解脫。

2.2.30看看幼童、遊民、鬼和瘋子那自得其樂的行徑吧!

2.2.31解脫時,你會如毫無顧慮的獅王,任『心』這頭野象狂奔。

2.2.32看那繞行鮮花的蜜蜂群吧!一切本該如此,不應視輪迴為惡、也不應視涅槃為善。

2.2.33只需不刻意、自然地停在本心上。

2.2.34不需分別行為的善惡,更無須製造任何對立;只要看著超越概念的虛空中心。

2.2.35此即終極的精華、思想的頂峰—大手印。』

2.2.36聽完大婆羅門這段切中核心的象徵性教導,我便醒了過來,並清楚記得這個夢境。

2.2.37在愚蒙的昏睡中開啟了此智慧的景象,一如旭日高升於無雲之虛空、盡除迷惑之黑暗。

2.2.38此後,我很篤定,就算我親見過去、現在、未來的任何佛陀,我亦無問題可問了。

2.2.39如此的確信消除了我心中的浮躁,真棒!

2.2.40啊!雖然我不該提到這段本尊與空行的預言和上師的教導,但今夜別無選擇、不得不說。

2.2.41所以,此刻是第一次跟各位分享我這不曾公開談過的夢境。

2.2.42珞迦領主啊!我孤身前往印度求法時舉目無親,多次飢疲不堪,時常受到你們的照顧,我未曾忘記這份恩德。

2.2.43高坐法位的上師、賜予成就的本尊和消除障礙的護法,請你們不要責怪我,若我描述有誤、也請寬恕我!」

珞迦領主聽了這首歌後,深深地覺得瑪爾巴即是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