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爾巴再赴印度

出自Kagyu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瑪爾巴再赴印度
祖師五十事
All.jpeg
帝洛巴本事
帝洛巴榨麻出油
瑪爾巴本事
瑪爾巴初見心性
瑪爾巴初返西藏
瑪爾巴再赴印度
那洛巴授權瑪爾巴
瑪爾巴再離上師
瑪爾巴野餐高歌
瑪爾巴論梅記巴
瑪爾巴憶初會那洛巴
瑪爾巴讚二上師
瑪爾巴夢梅記巴
密勒日巴本事
密勒日巴求返家
密勒日巴告別
密勒日巴返家
密勒日巴再會拼音老師
密勒日巴遭姑母毒打
密勒日巴夢耕田
密勒日巴贈田產
密勒日巴自勉
密勒日巴喜食青稞
密勒日巴安慰妹妹
密勒日巴脫下衣服
密勒日巴訣別妹妹
密勒日巴遇見獵人
密勒日巴談修行綱要
密勒日巴再見上師
密勒日巴遇見魔鬼
密勒日巴與小白塔
密勒日巴尋賢徒
密勒日巴答女徒
密勒日巴談放下
日月二師本事
惹瓊巴會尼泊爾王
岡波巴初會密勒日巴
岡波巴喜聞心性
岡波巴問夢
岡波巴告別密勒日巴
岡波巴問中陰
岡波巴遙祭上師
岡波巴斷生死流
開枝散葉本事
直貢巴祈請祖師
羅日巴渡湖遇險
羅日巴應供
博多瓦訪卡熱小禪師
桑登巴列拜見上師
桑登巴列的四種誓言
桑登巴列渡河
尼木瓦唱山歌
果倉巴的覺受
向仁波切的勝利
康巴三人本事
康巴三人本事
其他

卡片故事與啟發

瑪爾巴回憶起自己對上師的承諾,決定第二次從圖博前往印度。他向弟子們介紹道路上的艱難,更宣示了自己「必去」的決心。 承諾與正直,在風平浪靜時很正常,但在面對困境與誘惑時,卻更顯其珍貴。

誘惑與恐懼,是讓我們偏離生命主軸的兩大力量。然而,誘惑是暫時的、恐懼也是,因為這股暫時的事件,而忘記宏觀、忘記自心的初衷,會讓我們的生命飄盪不已。回憶自己的初衷,是讓我們活出「自我」最重要的方式。

因為,暫時的恐懼、暫時的誘惑會消失,但毫無對價關係的「初衷」不會。

詩歌與背景故事

後來,瑪爾巴尊者提到他要再次前往印度時,弟子們又再次向他頂禮、勸說:「您已年邁,而前往印度的旅途中,有一座叫巴莫巴塘的大平原,經過該地的馬都會感到困倦。緊接其後的雪沙相混之地又是個極其寒冷、盛夏也會結冰的地方。而尼泊爾峽谷又非常炎熱,恆河裡驚濤駭浪,印度的邊疆地區饑荒盛行、途中必經的一些地區又盜匪遍地。

這些經歷都是您親口所說,絕對是實情!您若不顧這些艱難前去印度,假如身遭不測,叫我們這些門徒弟子,及受過您度化的人要以誰為師呢?若是人們要投入實修,那麼蕃地過去譯出的法要已經足夠;而您也可以儀式性地觀想上師常住心中,來祈請他常住不離:由於上師的慈悲祝福不受距離限制,所以您待在此地也能受到其關照。假如您認為過去請入藏地的法仍有不足、必須再次求法,大可派遣您的公子—達瑪多德帶領侍從前去求法,您只要給予他路途上的建議和導引即可。請您為我們這些蕃地弟子著想。無論如何留在這裡,慈悲看顧我們!」

瑪爾巴上師回答:「雖然上師的大悲不受距離限制,但我已經親口向上師答應一定會再去印度。也正因為我心念蕃地弟子們,才一定要去求回前所未得的殊勝口訣;這也是在聽到空行母揭露『表徵之密語』並一再催促我後,我才產生的強烈信念。當然,派達瑪多德前往並非不可,但他太年輕,恐怕會讓大家更為操心。特別是我已經在上師面前發誓過我將回去,而不是說我要派兒子代替我去。俗話說『老馬識途』,雖然我稍微年長了些,但也不是無法前往印度的老朽,我對印度也比較熟悉。所以,這次無論遭遇到怎樣的命運,我都一定要去求法。雖然路途上困難重重,但我有以下這些化險為夷的萬全把握,所以就算此去必死、我也一定要前往印度。」

接著唱出了這首《再赴印度道歌》:

2.3.1「頂禮那洛巴與梅記巴,我的兩大上師!
2.3.2我曾對那洛巴承諾,會為了殊勝的願望而重訪印度,此次又受到空行預示的催促。

2.3.3我懷念我的上師,實在難忍;就算會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4巴莫巴塘的沙漠雖然廣闊,但我有一般坐騎難以相比的「心識乘風」之口訣;所以,就算會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5雪沙相混之地縱然嚴寒,但我有一般棉襖難比的「臍火熾然」之口訣;所以,就算會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6尼泊爾地雖然酷熱,但我有六味妙藥難以相比的「調和四大」之口訣;所以,就算會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7恆河寬廣、波濤洶湧,但我有一般的木舟難以相比的「心識騰空」之口訣;所以,就算會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8印度邊疆雖然常鬧飢荒,但我有一般乾糧難以相比的「苦行飲水」之口訣;所以,就算會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9路途上雖會受到賊人的侵擾,但我有一般軍隊難以相比的「驅使本母」之口訣;所以,就算會死,我也一定要再去印度。

2.3.10那洛巴、梅記巴和寂靜賢三位上師與正覺聖像都在印度!所以,縱然必死,我也一定要再訪印度。」

唱完這首歌後,瑪爾巴上師更下定決心要前往印度。他將過去收到的供養金,以及弟子們所獻上的供養都換成黃金,共得一個瓷碗量的金子。 上師帶上這碗金子,拒絕了弟子們自願同行侍奉的請求,隻身前往印度。